丁默村

丁默村
2014年08月12日 来源:怀恩网 发表人:48 访问量:2828

丁默邨(1901—1947),出生于1901年。早年曾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叛投国民党,在上海进行特务活动,抗战期间投靠日本侵略者,组建76号特工总部,血腥镇压爱国志士,仅在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时间内,76号竟然制造了三千多起血案。抗战胜利后,丁默邨被国民政府逮捕,1947年被执行枪决。

 

  丁默邨(1901—1947),出生于1901年。早年曾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叛投国民党,在上海进行特务活动,抗战期间投靠日本侵略者,组建76号特工总部,血腥镇压爱国志士,仅在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时间内,76号竟然制造了三千多起血案。抗战胜利后,丁默邨被国民政府逮捕,1947年被执行枪决。

 

  早期经历

 

  丁默邨(1901—1947),出生于今湖南省常德市城区大高山街一个裁缝兼裱画店的家庭。五四运动席卷常德时,他在省立二师附小读书,加入“常德学生联合会”,进行革命活动,次年考入省立二师。工作初期在上海。

 

  1921年秋,丁默邨去上海,结识施存统。旋由施介绍其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与中共湖南党团组织取得联系,被派回常德,开展建团工作。次年初,他建立社会主义青年小组,自任组长。1922年6月,正式成立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1922年10月,被选为书记。

 

  1924年,丁默邨在上海加入了国民党。民国15年,至广州,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办事员。调查科为配合北伐,科长陈立夫派丁默邨赴上海策反北洋军阀的三只军舰起义。行前陈立夫问他有无把握,丁默邨说:“把握在于北伐军手中,如进军顺利,职虽不才,此去即使不成功,起码可使其中立”陈深感其言,遂替他寻到一纸“特派专员”的委任书。

 

  1930年,调查科转向特工行动,丁默邨被派到上海,以“民党中学”校长的公开身份,直接领导一个直属情报小组,并与李士群出版《社会新闻》,专门刊登共产党人隐私的诬文。

 

  1934年,蒋介石在军事委员会设“调查统计局”,丁默邨由陈立夫援引任第三处处长,专管邮电检查。

 

  1938年,共产党中央委员张国焘从延安叛逃武汉,陈立夫命丁默邨主持“招待”。丁受重用,引起二处处长戴笠嫉妒,向蒋介石控告他贪污,招待费受到追查。不久,三处解散,丁默邨以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衔寓于昆养晦。

 

  投靠日本

 

  1938年汪精卫投靠日本后,汉奸头目李士群开始拉拢丁默邨,而丁默邨则欣然应允,与土肥原贤二频繁接触,大肆出卖国民党情报。日本人大为欢喜,责成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成立日本上海特工部。此后丁默邨“官场得意”,一路蹿升。为了压制上海的抗日舆论,他接连制造了多起血案,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人士。上海许多杂志进步编辑遭到绑架和暗杀。《大美晚报》中文副刊《夜光》编辑朱惺公、中国共产党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茅丽英都被杀害。日本记者称之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部份国人则称为“丁屠夫”。

 

  1939年8月,汪精卫伪国民党“六大”在"76”号秘密召开,丁默邨被推选为中央委员,接着由汪提名任中央常委兼社会部部长。次年初,日寇召开“青岛会议”,丁默邨被推为“还都筹备委员会”委员。

 

  1940年2月1日,丁任汪精卫和日本的“东亚联盟中国总会”所属“社会福利委员会”主任委员。翌年,丁默邨发表《岁首感言》一文,主张惟有“东亚会战”胜利,东亚民族才能“解放”。同时,夸耀日军战功,鼓吹整军建国,加强训练,与日军并肩作战,实现“大东亚共荣圈”。

 

  民国32年,丁默邨任“汪伪”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参与汪伪国策的制定,是“中日基本条约”,“中日满同盟条约”,及对英、美宣战的主谋者之一。

 

  1944年11月,汪精卫死,陈公博继任,丁默邨于次年1月兼任伪最高国防会议秘书长。5月,调任伪浙江省省长、省党部主任委员、驻杭州“绥靖公署”主任、省保安司令,集党、政、军权于一身。时值日寇侵华崩溃前夕,丁默邨复与日本特务中岛信一,策划组织突击队。同时,谋取后路,千方百计与蒋介石的“军统”头子戴笠、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联系。并通过戴、顾向蒋介石保证:“决心以原样的浙江归还中央,决不让共产党抢去”。

 

  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的陈立夫和丁默邨秘密取得了联系,对这位当年被他提拔过、如今为汪伪政权特务头子的后辈“晓以大义”,指示他应该设法“脱离伪区”,如果不能“脱离伪区”,就当“伺机立功,协力抗战”。陈立夫“策反”成功,之后的几年,丁默邨表面上是傀儡政府的交通部长、福利部长,私底下,他为戴笠的军统局架设电台、供给情报,与周佛海合作企图暗杀当时的特务首脑之一李士群,并且配合戴笠的指示不断营救被捕的重庆地下工作人员。

 

  这些被营救的情报人员,后来在审判庭上,也都具函作证,丁默邨和重庆政府的合作是毫无疑义的。

 

  当重庆政府需要丁默邨的协助时,陈立夫和戴笠都曾对他提出保证:陈立夫应允丁默邨可以“戴罪立功,应先有事实表现,然后代为转呈委座,予以自首或自新”。戴笠则说得更明确:“弟可负责呈请委座予以保障也。”

 

  而在日本战败以后,局势混乱,重庆政府为了防止共产党趁机坐大以及新军阀崛起,又适时而有效地运用了丁默邨这个棋子。他被国府任命为“浙江省军委员”,这一回,“浙江”前面没有“伪”字了。

 

  戴笠在给丁默邨的手书中,要求丁默村在混乱危险中“切实掌握所部,维持地方治安,严防奸匪扰乱,使中央部队能安全接收。”

 

  而丁默邨也确实一一执行了重庆的指令。在中央部队进入浙江之前,“奸匪”已经占有浙西半片,是在丁默邨“剿匪”之后,中央部队才稳稳地接收了浙江。

 

  死于非命

 

  抗战胜利以后,丁默邨与周佛海、罗君强同受戴笠之骗,飞至重庆,被软禁在白公馆。迨戴笠因飞机失事撞死在岱山,又把丁默邨等解回南京。丁默邨一看大事不妙,心里着实慌张,于是回转头来又找旧欢,要家属找赵冰谷求陈立夫帮忙。谁知这时的赵冰谷却不请自到,其貌甚肯,好像真的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一番慷慨之词,让丁的老婆赵慧敏感动得泪涕并出,真以为上苍派来了一个救命菩萨,不惜赊财免灾。把丁做了五年大汉奸所搜刮的民脂民膏,乃至自己的私蓄首饰等等,全部奉送赵冰谷,以求免丁遭至的灭顶之灾,赵冰谷虽一再在赵慧敏面前吹嘘自己与陈立夫的密切关系,保证自己只要出面,定能马到成功,实则乘此机会吞并丁之家产,往昔待如上宾的赵冰谷如今只不过是乘人之危,大发难财而已,只枉丁默邨奉为亲友,在遇难时却落井下石,不费吹灰之力卷走丁默邨的万贯家财,丁默邨苦心经营的一生所得最后全送他人之手。这在丁默邨可能万万没有想到,由此可见,与丁默邨交往的人也只不过是一丘之貉,想想丁默邨是如何狡诈、阴险之人,“朋友”这么对待他也算理所当然。

 

  1946年9月25日,国民政府首都高等法院正式开庭审判丁默邨一案。丁默邨费尽九牛之力,极力为自己辩解,力陈自己对国民政府功绩之显,并虔诚地检讨自己当初加入伪国民政府之错,把自己主动加入汪伪集团说成是被强迫涉及,后一待机会即向国民政府输诚悔过,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以此来力博国民政府对自己的信任,为了使自己的观点更有说服力,寻求大量证据,运用法律手腕,请律师竭力为自己辩护,但最终失败,1947年 2月8日,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同年7月5日枪决于南京老虎桥监狱。

 

  国民政府虽承认丁默邨为自己所做的事有一定功绩,这是证据确凿的事,不便全部推翻。但国民政府却忽视这一方面,在为日伪办事的那方面大做文章,硬说丁组织突击总队的动机是负隅顽抗更是强词夺理。此时国民政府已收回浙江行政权,不费劲地收服了丁默邨手下的兵团,丁默邨对于自己来说已毫无用处,留下来只会生出旁枝错节,不灭口无以消灾。丁默邨自鸣得意的两面手腕,自恃是一张保全生命的票根,却被蒋介石更阴险毒辣的手慢慢地撕掉,于是像杀一只老得再无任何用处的狗,不带一丁点怜悯和同情,丁默邨的生命也悄无声息地画了一个句号。

 

  据当时报载:丁逆在听说要执行时,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发抖,站立不住。他当然没想到自己苦力营凿二窟,却导致如此结局。更没想到自己会死于竭力讨好的主子之手,想起自己也会像那些无数个死于己手的人一样死去,丁逆不禁眼前发黑,颓然倒地。如此害怕死亡的人你能想象得出不久之前他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昔日有句俗语说:“昔日杀人者,人亦杀其头。”丁默邨便是其中典型一例。

 

  丁默邨就在人人拍手称快的掌声中死去了,死后所积家产部分被赵冰谷骗走,其余除家庭必需生活费外全部没收,其永保富贵,长命百岁的奢望也在那响亮的一枪中化为子虚乌有。这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致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的大汉奸的应有下场,其名声也会在中国的历史上遗臭万年!

已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怀恩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