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 详情

成都谢氏70年后第4次修《谢氏族谱》圆满问世

  “修谱不易,续谱更不易!"为编修谢氏宝树堂成都《谢氏族谱》(第四版),谢惠祥牵头成立了第四次修谱编委会,他任主任,顾问中有省社科院研究员谢桃坊等,克服重重困难,成都谢氏70年后第4次修《谢氏族谱》圆满问世.

 

 

  谢惠祥所在的这支谢氏家族,堂号为宝树堂,有着怎样的渊源呢?谢惠祥考证后,认为宝树堂的来历有3种说法。一是据《晋书·奕子玄传》记载,东晋时,谢氏家族非常鼎盛,满门称贵,在朝廷做官的人很多。为上早朝,官员们天不亮就打着灯笼出发,灯笼上写着自己的姓氏。到了朝堂外,把灯笼挂在树上。

 

  一天早上,皇帝见树上挂满了写着“谢”的灯笼,把树木照得灿烂辉煌,遂称赞道:“真宝树也!”由此,谢氏家族就以“宝树”作为堂号。

 

  二是也据《晋书·奕子玄传》记载,在淝水之战中立下赫赫战功,以8万兵力打败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为东晋赢得几十年安静和平的谢安,在教育子侄时提问:“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们做长辈的为什么总要教育自己的子弟,使他们往好的方向发展呢?

 

  谢安这话把大家问住了,没有谁说话。最后,他的侄子谢玄回答说:“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谢玄这话的意思是,我们谢家的子弟,好比芝兰玉树,长辈们都想让这些好花萃树栽在自己的庭院里,为家门增添光彩。谢玄的回答非常得体,让谢安很是高兴。后来,谢玄这一支族人就以“宝树”作为堂号。

 

  三是据《晋书·桓伊传》记载,淝水之战后,谢氏家族因功高盖世,受到有的朝臣嫉妒,遂在孝武帝面前挑拨,孝武帝对谢安有所猜疑,引起包括中郎将桓伊在内的正直人士的不满。

 

  一天,孝武帝宴请包括谢安和桓伊在内的群臣,叫桓伊吹笛子。桓伊吹完,孝武帝又叫他弹古筝。桓伊一边弹古筝,一边唱起一首借古讽谏的《怨歌》:“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周旦佐文武,金滕功不利。推心辅王政,二叔反流言。”谢安听了,想到自己的境遇,不禁流下了眼泪,孝武帝也很惭愧。

 

  不久,孝武帝突然来到谢安家里,看到谢安家堂前柏树枝叶繁茂,不由得称赞说:“宝树也!”孝武帝还亲笔给谢安的宅邸书写“宝树堂”3字。由此,宝树堂成为谢氏家族的一个堂号,也成了谢氏家族的代名词。

 

  成都谢氏家族,是成都东郊的一大望族,尊奉清康熙57年(1718)从广东连平县入川的谢子越为入蜀始祖,字辈为:“子上元学,重君益世。芳惠直声,冀永承继。”后又增添16字字辈:“忠贞克绍,祖德昭彰。绵延万代,齐臻嘉祥。”

 

  谢子越入川时,没有携带族谱。同治年间,谢氏家族派人赴连平县抄回族谱,在光绪11年(1885)第一次编修了成都《谢氏族谱》。此后,又在1920年、1948年再修族谱。

 

成都谢氏70年后第4次修《谢氏族谱》圆满问世

 

  1948年第三次编修族谱的总理(主编)之一,是谢惠祥的曾祖爷(曾祖父)谢益湘(字泽三),时任谢氏家族的族长。

 

  谢惠祥说,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曾对他说过曾祖爷修谱的情况。那时,谢益湘已年近80岁,为了修谱,他经常到成都东门的牛市口和西门的铁门坎谢家祠等地收集族人的生、卒、葬、子女等信息。谢益湘出门全靠步行,挎上一个用土布缝制的袋子,袋里装着用油布裹着的毛笔、纸张和墨,夏天的时候还要带一把油布雨伞。有时一出去就是几天,甚至半个月。为了修谱,谢益湘累得吐血。1949年清明节,拿到新修的《谢氏族谱》后,谢益湘便卧床不起。半年多后,谢益湘因病去世。

 

  《谢氏族谱》印刷得较多,没有发完的族谱堆放在谢惠祥家里。在后来的运动中,有关干部要求谢家把族谱全部上交到圣灯公社烧毁。谢惠祥的母亲悄悄地藏了两本在米柜子的底层里,其中一本因潮湿发霉而烂掉,另一本保存完好.正是这一本被保存下来并被视为传家宝的族谱,成为谢惠祥第四次修谱的依据。

 

  1997年9月,谢惠祥参加成都市农委在浙江大学举办的培训班。其间,他去绍兴考察,在长途车站的邮亭里,买到了一本《收藏》杂志。杂志中,有一篇《收藏热中话家谱》的文章,激发了他对家谱的兴趣。回到成都后,他经常翻看家里收藏的《谢氏族谱》,对族谱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

 

  2011年9月,因工作调整,谢惠祥有了较为充足的时间,可以集中精力致力于家族文化的学习和探索。从2011年12月到2012年8月,谢惠祥把《谢氏族谱》数字化,全部录入电脑。

 

  由于这部《谢氏族谱》全是繁体字,异体字也较多,他专门借来收录有56000个单字、繁体简体齐全的《汉语大字典》,借助放大镜,一一把族谱中的繁体字、异体字全部转化为简体字。同时,谢惠祥还运用所有手段和方式,千方百计联系族人,收集族人的信息资料,为编修新谱做准备。

 

  在收集信息资料中,谢惠祥遭遇了很多姓氏编修族谱遇到的同样障碍:不被人理解。有的族人误认为他是骗子,是在骗取个人信息;有的族人认为,现在没有修谱的必要了;有的族人拿到《入谱登记表》后就扔在一边,不闻不理。尽管如此,谢惠祥说,还是有许多族人对他给予了大力支持,让他坚持了下来。终于,在耗时7年多后,他主编修成了《谢氏族谱》(第四版)。

 

  “对我来说,完成了一桩心愿。这是对谢氏家族世系传递的记载,是一个家族文化底蕴的彰显。这也是今年纪念谢氏入川300年的重要礼物之一。”谢惠祥说。

 

  在新修族谱中,谢惠祥继续收录了《子越公祠记》一文。

 

  明朝初期,居住在江西弋阳县锡洲岛的谢复澈夫妇,带着儿子谢丽宝,辗转来到广东翁源县银梅村夏田湾(今广东连平县陂头镇银梅村)。谢丽宝定居下来,谢复澈夫妇不久返回老家。

 

  到清朝初期,谢复澈在连平县的第12世孙谢子越已年届五旬,“资质雄伟,性豪迈”,自幼有远大的志向。只是因为环境所限,一直“壮怀未展,郁郁不自得”。

 

成都谢氏70年后第4次修《谢氏族谱》圆满问世

 

  土旷人稀的四川,对谢子越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他认为,这正是“豪杰可乘之机会也”,遂动了移民四川的心思。处理掉家产后,康熙57年(1718)正月二十七日,谢子越带着妻子谢凌氏,儿子谢上珍(小名辛贵)及妻子谢黄氏,二儿子谢上珠(小名申贵)和三儿子谢连贵,侄子谢佛嗣及妻子谢彭氏,一行8人踏上了入川的漫漫征程。

 

  谢惠祥考证分析,他们走了大半个月,来到郴州(今湖南郴州市)。又走了20多天,来到衡州府(今湖南衡阳市)。在这里,谢子越得知,去四川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走水路,先乘船到汉口,再坐船顺长江逆流而上,需要半年以上时间,而且花费很大;二是走旱路,翻山进入贵州,再到四川,需要三四个月,可以节约很多费用。

 

  考虑到一行有8个人,吃住花费很大,谢子越与大家商量后,决定走旱路。到了三月间,一行人才走到宝庆府(今湖南邵阳市)。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让大家停了下来——谢凌氏身体越来越衰弱,每天只能吃一点稀饭,已经走不动了。而这里离四川还有3个月路程,还要翻越贵州的大山。

 

  谢子越不得不做出痛苦的决定:让谢上珠和身体较差的谢连贵,陪同谢凌氏回老家,自己带着其他人继续前往四川。这次分别,成了永别。谢连贵回家不久因肺病去世;乾隆4年(1739)三月十四日,谢凌氏在老家去世,享年73岁;谢上珠子孙传到第四世就绝嗣了。

 

  忍着分离的痛苦,谢子越带着两对小夫妇在四月初进入四川。五月,谢子越一行来到简州(今简阳市),被官府安排在石桥镇西乡坝一带。谢子越买了5亩水田、5亩旱地,搭建了3间临时茅墙草屋,终于有了一个简陋的落足之地。

 

  谢子越带着谢上珍、谢佛嗣起早摸黑在田里劳作,谢黄氏、谢彭氏负责做饭、平整院坝,在房前屋后种蔬菜等。康熙59年(1720),谢黄氏生下长子谢德元,标志着移民四川后,谢家生根发芽了。

 

谢惠祥说,四川先祖的拼搏精神非常令人钦佩,不管是个人还是家族、国家,都需要这种精神。入蜀始祖肩挑背扛,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艰辛迁徙,从广东连平县来到四川,通过几代人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的家族史,我们要让后世子孙知道这段历史。

标签 :谢氏族谱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人皆有源,
家必有谱!

公众号:huaienwx
隐私保护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18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
怀恩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