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

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
2017年10月08日 来源:风络 发表人:97 访问量:78

目前的修谱环境,可以“东边日出西边雨”状之。一方面我们已看到,不同形式的宗谱在被自发而虔诚地编修、印行,不事张扬也不避众目,犹抱琵琶半遮面。另一方面是政府有关方面对此似熟视无睹,姿态暧昧。仍抱不提倡不支持不禁止,当然也无以谈引导,以不变应万变。而众多的专家学者,众多的传媒在相当一致地肯定旧时宗谱在加强民族亲和、联络乡情血缘、研究社会学、民俗学等方面的独特功用同时,也惊人一致地在回避新谱该不该修的问题

  目前的修谱环境,可以“东边日出西边雨”状之。--《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一方面我们已看到,不同形式的宗谱在被自发而虔诚地编修、印行,不事张扬也不避众目,犹抱琵琶半遮面。另一方面是政府有关方面对此似熟视无睹,姿态暧昧。仍抱不提倡不支持不禁止,当然也无以谈引导,以不变应万变。而众多的专家学者,众多的传媒在相当一致地肯定旧时宗谱在加强民族亲和、联络乡情血缘、研究社会学、民俗学等方面的独特功用同时,也惊人一致地在回避新谱该不该修的问题。似乎旧谱与新谱是截然割裂、迥然不同的两码事。随着一些地方宗谱越修越欢,数量愈多,卷帙愈繁,装帧愈精,各地图书馆、档案馆等专职机构也开始积极介入,收藏热情不亚於编修者。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新谱现实与潜在的文献作用被看好。且摘录有关方面部分言论,以启思维。

 

  修谱者说之一:缙云《沈氏宗谱序》认为修谱之举“体现了沈氏子孙不忘本源,和亲睦族,尊祖敬宗,爱家乡,爱民族,爱祖国的满腔热情。”新谱同样“蕴藏着社会政治、经济、人口、地方兴衰的真实面貌,补史之缺,详志之略。”

 

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

 

  修谱者说之二:缙云《赵氏志前言》:“宗谱的编修,--《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无疑为编写地方志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假使对修谱给予正确引导,势必是有利於修志的。”

 

  修谱者说之三:《德清城关蔡氏家谱后记》:“肯定认为新修家谱是有意义的。除留给后人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外,还有双重意义,即可加强家族中各分子的联系和团结;通过荐彰贤杰,可以激励子弟奋发图强,多作贡献。”

 

  专家学者说:孙达入《永康姓氏志序》:族谱的价值“,--《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至少不亚於正史和地方志”。之二:魏桥《缙云姓氏志序》:“族谱记录了一个家族曲折的历史,反映了一种文化传统,有精华,也有糟粕;……完全可以取其所长,避其所短,为我所用。”之三:海南、湖南两省合编《中华姓氏通书总序》:族谱“记录着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之光。”

 

  领导者说:程思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为缙云沈氏宗谱重修题词:“诗礼人家”。铁瑛(原浙江省委书记)为缙云沈氏宗谱重修题词:“尊祖敬宗”。

 

  传媒说:中央电视台1997年9月22日《天涯共此时》节目,--《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称宗谱为“中华文化的瑰宝”之二:《人民日报》1998年11月20日以《家谱学待光大》为题,发表记者来信,认为家谱“是中国文化尊重生命、尊重历史、尊重传统的生动表现,对于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具有特殊作用。”

 

 

  诸家言论引毕,遂有袁氏说:以笔者之人微言轻,鼠胆蛙识,断无惊世哗众之发明,谨以後学晚辈之名份求教於诸前辈大家,故痴改“袁氏问”更妥。

 

  宗谱明脉传,辨血缘,凝聚民族亲和力的独特作用是否仅体现於旧谱?--《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对於当今大量港台人士及海外华人热衷参预家乡宗谱的编修,其现实及潜在影响如何看待?血缘、亲情是一种恒久有效无法估量的资源,新谱是否对这一资源的开发利用有所裨益?

 

  设想,若干年後人们欲研究某个家族的繁衍、演变、发展,欲了解当今家庭具体而微的细节,如家庭成员的学历构成、工种构成、收入与消费比例、婚嫁生育年龄等,主要应利用哪些文献?迄今,学人专家几乎众口一词肯定旧谱的独特史料价值。当今天也成为历史时,新谱是否也还具有类似的文献功能?对历史而言,宗谱的独特功能与价值难以替代。当今的诸多方志、年鉴及统计资料尽管已涉及社会与家庭的多方面,但远远不能涵盖全面细致人微。如果将每一个家庭比作一只麻雀,那么上述这些文献充其量只能是对一群麻雀在一时一处生存状况的记录,而无法做到对每个麻雀长期随处的生存状态的观察与剖析,宗谱的功能似更能符合这种文献需求。

 

  若禁修新谱,则宗谱将作为一种文献恐龙迅速消亡,是否明智、值得?宗谱原有的独特功能是否已有其他类型文献可代替?作为一种独特的文献形式,宗谱的产生与发展源缘於中国传统的文化特质,也承担了记录与保存中国宗亲文化的特殊使命。若断修,则数千年流淌不绝的宗族脉博将截然断流,不仅无以为后来者提供所需,亦连带大大消减,损毁了前已存有的大量宗谱文献的整体和系统价值。

 

  假如不希望看到古老宗谱作为一个文献品种灭绝,那么,--《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是否可以像保留活化石扬子鳄那样存留这一文献品种?维持当今那种听任自流的修谱状态行吗?抑或有更好的办法?今天的修谱者似乎十分明白所处的环境,故表现大多乖巧。其主要体现在:一是口口声声表白遵循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在计划生育、男女平等、婚姻自主、提倡火葬、禁赌禁毒、彰恤烈军属等方面俱有突出显示。二是适应时代的变化和需要,在体例与内容上程度不等地有所汰旧创新。较为普遍的做法是借鉴方志编纂方法,辟有大事记、村史、经济建设成就、专题考证及各种名录等。三是普遍取低姿态,不事声张,免招是非。典型的做法之一便是以志的名义行世。神通广大的则最好能搞几个领导人的题词壮胆助威。四是不劳烦当地政府丝毫,完全自发自费自办。修谱人才自行礼聘,修印资费自筹解决。

 

  从现有新谱看,其编修、内容的缺失主要有哪些?以笔者有限的识见,一些新谱普遍存在的不足至少有二。

 

  一是由於经费的主要源於赞助,使谱的内容的取舍与规格,--《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钱财的制约与影响;各谱几无例外地按赞助款的多少聘任名誉的理事长、副理事长、理事等,也即以出资的多少决定了发言权的大小。更为直接的影响是家庭和个人的入谱规格(按从低到高、从一般到显要排列,包括列名、简介、小传、传赞等,包括全家照、个人照及尺寸的大小,包括经营企业及产品介绍的篇幅,包括今人所撰有关文字的选录等),随资费的高低不等而定。因而从另一角度划分了三六九等。也难以保证所载内容的客观公正。这样,作为一种历史文献类型,家谱应有的客观性、科学性及学术和史料价值便被打了折扣。

 

 

  宗谱载录具体细微的特点与功能有待强化、完善。如文化程度的统计、--《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职业的统计(应包括本地与外地、外省乃至国外)、收入统计(人、户)、消费统计(生活的、生产的、文化教育的等)、婚丧生育及有关年节等的习俗、过程、消费水平等(应既有一般的记述又有具体而详捆酌个例)。此外,如对於消闲娱乐的载述,既该有健康有益的展示,也不不健康的有害的存在。如麻将,在许多地方盛行成风,就应有所反映。包括其在当地的历史、玩法、规则、钱的输赢额度、参与人数及比例等。隐恶扬善是谱之惯例,能否有所突破适宜处置?与此相涉的各类民事与刑事案件的资料,可否占些篇幅?

 

  旧谱内容转录的过程多使新谱有越修越大趋势,也容易给人厚古薄今的感觉。同时带来工程浩繁、花费剧增、出存阅不便等弊端。如何既保留旧谱之精髓,又突现近代之变迁,实在是个不小的课题。《德清城关蔡氏家谱》简约明了,给人印象深刻,其系承接1920年修旧谱,内容所及涵盖清末至1998年,是为一种编法。

 

  新谱的编修确实在同姓同族中产生了认祖归宗、合族和睦的一定凝聚力,--《宗谱该不该修?怎么修?》--但不可否认,同时也可能与居住地的其他异姓产生隔阂和离心力。一些地方已发生因修谱而导致异姓间的矛盾加剧,争端激化,严重的甚至发生与当地政府机构的冲突。《唐先志》、《岘川志》等以异姓谱系附载的做法或可稍作缓解,但似乎并不这么简单。

标签 标签: 宗谱
已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怀恩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