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仙迹传奇 讲述东莞独特文化遗产 “卖身节”

2015年03月26日 发表人:77 访问量:1223

卖身节又称遇仙节,翻身节,是广东省东莞市东坑镇的汉族民俗和民间宗教节日。起源于明末清初。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就是卖身节,这个节日目前已经成为东莞市地方的一个特色文化节日了。在东坑镇,每年的这一天都会举行隆重的节日庆典,学校也会放假,很多人都会到街上去游玩。

 

  卖身节又称遇仙节,翻身节,是广东省东莞市东坑镇的汉族民俗和民间宗教节日。起源于明末清初。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就是卖身节,这个节日目前已经成为东莞市地方的一个特色文化节日了。在东坑镇,每年的这一天都会举行隆重的节日庆典,学校也会放假,很多人都会到街上去游玩。

 

  卖身节狂欢射水战更是让广大单身狗大呼过瘾,毕竟美女湿身的场景可不多见啊!“卖身节”距今已有400余年历史。

 

  当天,在东坑大道世纪广场,龙腾狮舞人山人海。来自粤港台两岸三地的数万民众同赏凸显东坑“卖身节”农耕民俗元素的舞龙醒狮、非遗风情特色的粤剧表演。你所不知道的是,卖身节四个仙迹传奇的故事,接下来就说说这几个故事。

 

  卖身节仙迹传奇之一(冀望篇)——“东仔”的故事

 

  “到东坑卖身去,在拥挤的人群里挤一挤,年底定会诞下麟儿,抱个‘东仔’。”近在茶山、附城,远至增城、博罗等地,在已婚、尤其在不孕妇女里广为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话说增城仙村,有一户姓丁的人家,主人叫丁传宗,父亲丁财寿,由祖上传至他这代已经是九代单传了。娶妻王氏,性情刚烈,却也夫妻恩爱。结婚九年,还没见妻子有怀胎迹象。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旧中国,不孕妇女遭夫家抛弃的情况屡见不鲜。

 

  那年的正月灯景,丁财寿饮罢别家的灯酒回家,见别人家添丁请酒,喜庆异常,想想自己已是九代单传,触景生情唠唠叨叨地抱怨起儿媳妇来,说儿子娶了只不会下蛋的母鸡。王氏受不了公公的数落,次日收拾些替换的衣裳,也不和家里打个招呼,径直投奔东坑岭贝塘村的亲戚家。

 

  丁传宗见妻子出走了十多天仍不回来,便四处打探妻子的下落,听一个出门锉镰刀的老乡说,在东莞东坑曾见过嫂子云云。正月底,传宗踏上了寻妻的路途。

 

  东坑“卖身节”激情射水农历二月初二这天正是东坑的卖身节。清晨,沿途只见肩挑车拉的商贩,四面八方赶去趁墟的人流络绎不绝。丁传宗走得也有些烦了,坐在茶亭里吃起干粮,顺便打听往东坑的路程。一个推车的小贩说:“客官,你定是远方来的,怎不知道今天是东坑的大日子卖身节呢?大家都是赴节的呀。”

 

  丁传宗抖擞精神,随着赶墟的人流到了东坑,在亲戚处寻着妻子,劝她回家。亲戚说:“难得你们远来,还没见过本地盛会,过了二月二这天,明天回去也不迟。”

 

  小别胜新婚,丁传宗牵着妻子的手,往东坑墟来。呀!好家伙,黑压压的人群一浪接着一浪,挤拥得紧,根本分辨不了东南西北。夫妻俩被熙攘的人群冲散了,王氏怕丈夫人生地不熟迷失路途,挤进人群去三进三出寻夫,像百万军中寻阿斗的赵子龙。挤得累了,就坐在墟边的榕树下歇息起来,丁传宗也是在寻王氏,在树下见着妻子,相见后,夫妻相拥而泣。

 

  次日,夫妻告别亲戚回家,儿媳见过公公,丁财寿自责酒后失言,叫儿媳不要把往事记在心头等。

 

  一个月后,王氏腼腆地对丈夫说:“相公,你快要做爹啦。”丁传宗惊喜地问:“真的?”果然在那年的十一月底,产下男孩。因多年不孕,想是经东坑卖身节挤拥一番而得子,将孩子取名“东仔”。意即是由东坑那边得到的。这件事便慢慢地传播开去,故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卖身节仙迹传奇之二(惩恶篇)——直鱼钩

 

  寮步两头塘村有个温老汉,为人忠厚善良。与东坑塘唇村的卢老二交情甚好,每年的卖身节,都到卢老二家住上几天。

 

  “卖身节”道光二年(壬午)二月初一,温老汉携带九岁的孙儿温小牛又到卢老二家作客,准备参赴明天的盛会。

 

  天刚拂晓,喧闹的人声惊醒了酣睡的温老汉,嗽洗罢,与孙儿一道前往墟中游玩,是时,熙来攘往的人流夹杂着各地不同的乡音,声闻数里。摆摊档的、唱大戏的、玩杂耍的,卖吃食的、卖竹篙棍棒等农具的,应有尽有,目不暇接,爷孙俩玩得开心极了。

 

  突然,小牛跑到一档卖针线杂物的货摊前,拿着一根针嚷着说:“爷爷,我要买鱼钩。”温老汉笑着说:“傻小子,这根叫针,不是鱼钩,鱼钩是弯的。”小牛说:“这明明是鱼钩,是弯的,爷爷,你买给我嘛。”爷孙俩看见的各所不同,争吵声引来了旁人的围观,大家看见的分明是针,哪来的鱼钩呢?都笑小牛是傻的。为了避开众人的嘻笑,温老汉赶忙掏钱买下了这根特别的“针”。

 

  回家后,小牛约了几个小伙伴用新买的鱼钩到河边去钓鱼。刚下钩,马上钓上了一条大鱼,三次下钩,都能钓上大鱼,但再下钩,总没鱼儿上钩的。每天只能钓到三条大鱼,天天如此。其他小伙伴只能钓到些小鱼虾之类的。大家都唤这根直直的鱼钩为神钩了。

 

  这件事,传到村中恶棍李大麻子耳里,这个李大麻子在村中横行霸道,坏事做尽,大家早对他恨之入骨。如往常一样,小牛又到河边去钓鱼,还没下钩,李大麻子强行将小牛的神钩抢去了。碍于恶棍的势力,小牛只能把眼泪吞向肚里。

 

  李大麻子高兴极了,马上把神钩放下河中,只见浮子拉得极沉,以为钓上大鱼了,急忙收钩,一看钓上来的是一条四五斤重的潜水过基硖毒蛇,这蛇咬断绳子,向李大麻子猛扑过去,狠狠地咬了李大麻子一口,然后游下河里去了。李大麻子被蛇咬后,不到一个时辰,便一命归西去了。

 

  卖身节仙迹传奇之三(扬善篇)——金色的锄头

 

  东坑水围的主人卢龙广,是个大名鼎鼎的大财主。他未发财以前,还是个十分倒霉的穷汉子。

 

  有一年的卖身节,他到墟中想买把锄头开耕,刚好在清镜庙旁看见了一档卖锄头的。他翻遍衣袋,仅得铜钱数文,还不够买把锄头的一半款项。

 

  他蹲下身来,看见了一把有缺口的锄头(次品),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问卖锄头的,肯不肯用仅有的钱卖给他,卖锄头的答应了他的要求。旁边有个老汉说:“这把烂锄头,卖身节铲草只能铲一半,锄地不得力,能有什么用处呢?”卢龙广回答说:“有钱做有钱事,少钱做少钱事,将就用吧。”

 

  第二天,他就扛着刚买的锄头下地干活,一锄下去,可达尺余,象不用出力似的,锄地比平时快了几倍,凡是锄头翻过的地方,均成了肥沃的泥土,地里的杂草一碰到他的锄头,自然枯萎。龙广心花怒放,认定这锄头是神仙赐给他的宝贝,起早摸黑地干得更欢了。

 

  他把锄松的田地,统统种上了姜,不管风吹雨打,酷暑骄阳,精心地管理着。生姜长势一片茂盛,他憧憬的收获,憧憬着希望。

 

  那一年,雨量极其充沛,到处闹着水灾,卢龙广耕种的是高地。远近种下的姜,家家种下的姜都坏死了,叫“发姜瘟”。唯独是卢龙广种的姜,没有“姜瘟”之祸。

 

  由于发大水的缘故,作物多数失收,灾荒的年头,人群很容易罹患起水肿病。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姜是唯一医治水肿病的特效药。经走南闯北的姜贩证实:查到老隆(龙川)无两姜,足见当时姜的珍贵。

 

  卢龙广把姜收获,用船载往闹水肿病的地方贩卖,一船船姜去,换成了一船船银子回来,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财主。

 

  卖身节仙迹传奇之四(戒贪篇)——曲磨臂

 

  屡有仙物仙迹在历届卖身节涌现,凡到二月初二这天,远近趁墟之人,都想碰碰运气,一定买些什么的回家,希望买到的都是仙家宝贝。

 

  又是一年的卖身节,罗浮山黄龙观黄野人静处思动,他把山中的千年古木,如磨臂样的树枝砍下十数支,往东坑墟点化起凡人来了。

 

  黄野人的磨臂是未经加工的天然树枝,看上去十分粗糙和不好使用,但他要价极高,凡是讨价还价的一概不售予。他开价有个坏规矩,一定是照前一位顾客的还价而出价。半天下来,磨臂的要价仅剩一文半文钱了。夜幕低垂,眼看快散市了,他的磨臂还没有卖出一根,正当他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有个刻薄成性的财主婆,家中刚好断了磨臂,见货便宜,没还价买了一根。心里说,推砻推磨的活反正是下人干的,管它好使不好使呢。

 

  黄野人收拾东西,回山经过沙塘的时候,自言自语地说:“山中有曲木,世上无直人。”把剩余的磨臂轻轻一拉,全都成了直木,抛下沙塘,飘然腾云而去。当时,围观的群众都耳闻目睹,传说至今津津乐道。

 

  翌日清早,财主婆把新买的磨臂安装好,吩咐婢女碧谷,自己上茶楼去了。

 

  这谷砻自加了一把谷后,便源源不断地流出许多白米来,再也不须添谷。

 

  财主婆饮茶回来,看见此情此景,高兴的手舞足蹈,不顾婢女的死活,贪婪地叫嚷着:“赶快推,用力推。”她想道,这一定是在卖身节买着仙人的宝贝了,想将这谷砻推出一座座米山来。

 

  婢女平时被打怕了,赶忙用力,突然“啪”的一声,磨臂断了,谷砻再也不会自动流出白米来了。

已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怀恩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