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 详情

赵树海

赵树海,台湾歌手、演员、作词作曲者、电视节目主持人,华夏工专机械工程科毕业,祖籍河北省行唐县。1970年代校园民歌全盛时期出色的民歌手。

人物介绍
 

  在民歌界,赵树海的绰号叫“老大”“赵大个儿”一口的京片子,他是河北省行唐县人,1951年生,在家中是老么,但却有种独立和创业的干劲。
 

  七夕是牛郎织女的鹊桥会,也曾是大诗人徐志摩和陆小曼的订婚日,赵老大也在阴历七月初七订婚了。
 

  在台北市第一届戏剧季(1979.09.02)的第一出戏“楚汉风云”里,赵树海饰演与项羽争夺天下的刘邦,这是赵树海第一次接触到戏剧,不仅使他认识了戏剧,也增加了一次生活体验,更让他寻找到了爱情。他认识了剧中饰演虞姬,服务于律师事务所的戴一瑜。赵树海曾经说过他喜欢聪慧、 独立,但仍然保有传统的女孩。之后两人由于现实环境的问题,曾经一度让爱情触礁,赵树海为了挽回几乎错过的姻缘,写下“子夜排徊”这首歌,而今赵树海唱起了“金石情”。
 

  刚主持完毕华视的第一季“金色年代”,平常能说善道的赵树海都有些吃不消了,他说他发觉电视台的主持人好象个个都是天才。“节目是分段录的,主持人只有节目进行顺序的random,没有事先写好的恰当的台词,都是在录制的时候临场发挥,得注意到节目分段时台词的连贯,又必须把节目的特性介绍出来……而且面对着机器,得假设个人在那儿,跟他说话。”

学生时代

初三那年(1967.04.01),赵树海被火车撞了,因为脑震荡,有两个多月没上课,学校劝他休学,劝他不要考台南公私立学校联招,因为“南宁初中”一向的升学率都是100%,他说:“我觉得休学对我来讲是奇耻大辱”,后来他考上了私立昆山高中,却因为学费太贵而念不起。不如照他老爸说的:“一次革命不必读完高中再考大专,直接读个五专就好。”于是就报考昆山工专机械科。
 

  四年过去了,越念越没兴趣,于是跟父亲好好的商量了一番,考虑转学,不论美工或传播都好。父亲倒是颇为谅解,同意他转学。带着转学证明书(之前转学是考上再说)到台北考插班,偏偏他喜欢的科系的学校那年都没招插班生,只好转到华夏工专继续再继续念机械,爸爸说快乐就好,只要能毕业。于是他热衷于各项活动,转学后的第二学期就当选了班长、宿舍里的自治排长、还办了个社团又当选毕联会总干事,有一学期由于经常办活动因此旷课一百二十多小时,但因为记了许多大功、小功和嘉奖,操行仍是优等。哈!哈!赵老大说话直爽,笑起来也痛快!
 

  在事业方面,“我想现在还年轻没有太大的责任在,不如多多接触舞台前舞台后的工作,如果将来仍有这份热情的话,我将会继续往戏剧方面发展。目前还是写写歌,主持节目,有机会再继续筹备儿童音乐会的事情。”对了!明年二月的第二届儿童音乐会,赵树海还是想要办的,但不再是一个人办,他希望能集合有心人,一起来办。他认为这也不是他一个人所能办的好事,如果对儿童音乐、创作童谣有兴趣的人士,不妨与赵大个儿联络,同为这项理想奋斗!

生活中

平常在家里赵树海除了睡觉的时间,就是想东想西,再不然就写写歌,弹弹吉他。学生时代的赵树海,有的消遣就只是听唱片和看电影,至于郊游、登山就很少了,“我很讨厌走路”,原来如此,赵树海真的过得好忙碌也很充实!
 

  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民歌生涯的?他说:“那时候民歌刚刚萌芽,我觉得我也可以唱,我也有歌,我应该可以争取到发表的机会”。于是赵树海将自创曲寄给陶晓清以及电视台。只要真的有实力,机会该是自己去找的,这应该是一些想进入民歌行列的年轻朋友的一个好途径!
 

  在专二的时候,赵树海开始自己摸索着弹吉他,还搞过合唱团,他说这是一种学园式的娱乐,吉他也是赵树海唯一会的一种乐器。
 

  他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场演唱会在乔光堂,记得是严庄主持的,那是他和 王梦麟头一次搭档,也是他们第一次参加民歌演唱会。
 

第一首创作曲是“盼望着你”。那是在军中服役的时候,盼望着她的来信的心情,赵树海的歌绝大部分是自己作词,在乎歌词的对仗、韵的和谐、也在乎曲式在词义上的层次.,还有虚字的使用,以及词字的发音是否为开口音、弦律与词句的发音是否配合、是否会有不妥的谐音等等……每一次写完一首歌,他会一再吟唱,尽量避免有“似曾相识”之感,很怕不小心或下意识的抄袭了别人、甚至自己的作品。
 

  他说刚开始写歌时是想要这样写就这样写,但配上吉他,一弹之下就知道,必须顺着音乐自然的道理,不能为了想创新就不按自然,不顺口,那就无法协调的弹唱出来,所谓乐理也是以前的人累积下来的音乐的敏感。
 

  “我在犹豫一件事,那天我跟侯德建也在谈,为什么有些歌曲能够造成一时的轰动?这些歌的旋律都很简单、歌词也浅白易懂,很容易让人朗朗上口,但是某些歌的音乐程度还是不够深厚,我们不能都写这种歌,我在想如何使听众能接受而且喜爱较有深度一点,也较能代表这一代民歌精神的歌”。
 

  赵树海当年,过得很不痛快,他刚向老板递上辞呈,别人拿的都是年终奖金,他拿的比人家稍微多一些,却是“遣散费”。 不过,这点小小的挫折,对赵树海来说,算不了什么。只是当初为了对传播工作的兴趣,使他不顾一切,放弃了许多人羡慕的工作,跟随这位老板制作电视节目,而今却被迫辞职,才更使人觉得心寒。

退役之后,赵树海曾经做过不少工作,工厂作业员、贸易公司事务员、推销员、出版社、电视节目制作,都没做多久,倒是从服役的时候就喜欢上的写词谱曲,这些年来没有断过,陆陆续续的完成了将近三十首歌了。
 

  赵树海是个标准的北方汉子,性子急,说话直爽。在家里是老么,两个哥哥一个姊姊都很疼他,特别是姊姊,现在也在台北上班,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赵树海在新竹念的小学,从东园国小到分校建功国小,转学到台南的开元国小,四年级就尝到了离别之苦。好在新环境很好,一路念台南的南宁中学,到昆山工专。

对于艺术的喜好,赵树海认为是受到母亲极深刻的影响,他从小喜欢画画、唱歌、说故事,参加大大小小的演讲比赛,到专科二年级的时候,又开始自己摸索着学习弹吉他。母亲一点都不反对,还很称赞,这给了他很大的鼓励。不过,父母也对他有一个起码的要求,“学校要念完”,至少要有个完整的学历。赵树海的二哥也会写词作曲,姊姊也写了第一首歌“春风”,赵树海非常喜欢,把它润饰了一番后,常常在民歌演唱会上唱。
 

  去年十月,台南区运会时,也办了一系列的音乐艺术活动,中国现代民歌演唱会是其中的一场,赵树海是演唱者之一,他父母自然去看了。父亲对他只有一点不满:“为什么都得穿牛仔裤?”
 

虽然暂时离开了传播公司,但是赵树海对传播工作的兴趣仍然是很大的,只要有机会,他还会做下去。同时,他基于过去的经验,也提出了几项看法:首先,他希望年轻的电视观众要积极些。比如过去,“跳跃的音符”做得不错,大家就看,没有了,就不看,赵树海认为这种态度太消极了。“要写信去啊!电视公司、制作单位,都很在意观众的信的。”但是所提出的意见一定是要有建设性的,具体的,千万不要只说好或不好,“要说出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另外就是广告客户,一般以年轻人为主的电视节目,为什么老是不能持久?就是因为客户总以为年轻人的购买能力较差,所以根本不把这一大批人放在眼里。其实,这一大批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差的,赵树海很希望能转变客户的这种看法,但是不容易,还是要靠大家的力量,多写信,多参与,要主动引起他们的关切。
 

  常跟他一起出现在演唱会的王梦麟,跟他合作无间,不过,两人也常“跑单帮”,不一定非合唱不可。可是,和声的效果,听起来总是更好听。因此,在公开的演唱会上,他们还是喜欢合作,也很受年轻观众的欢迎。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人皆有源,
家必有谱!

公众号:huaienwx
隐私保护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18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
怀恩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